新西兰TARAWERA100:与热带风暴亲密接触

来源: 添加时间:1405493680
新西兰TARAWERA100:与热带风暴亲密接触(图1)
  新西兰TARAWERA100。
 
  新西兰是一个让人去了就不愿意离开的国家,奥克兰到罗托鲁瓦一路的风景简直让我有种下车就去奔跑的冲动。罗村(我们管罗托鲁瓦叫罗村)有很多天然温泉,所以一年四季都散发着刺鼻的石灰岩的味道,但是罗村的空气干净的让人难以接受,可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,让人更难以接受的是临时缩短路线,三个月没下一滴雨,我们来了就遇到热带风暴,最后还是冒着雨去参加了罗村100公里,虽然是70公里,但是完全用100公里的热情去体验了100多公里的风景。
 
  新西兰100难度不大,风景却美的一塌糊涂。比赛前两天去赛道跑了8公里fanrun路况非常非常喜欢,踩在松针上软绵绵的,感觉是在童话故事的越野赛,跑在原始森林里,感觉每棵树都有几百年的历史,在童话里奔跑还真有些不习惯。
 
  比赛当天一大早起来,本来说戴着头灯跑过去呢,结果到酒店楼下很幸运遇到几辆运动员的顺风车,因为天还没亮,而且下着雨,索性坐顺风车去起点。热闹的起点,出发前居然还有毛利人的当地舞蹈,随着铿锵有力的音乐就上了期待已久的赛道。
 
  其实比赛前一直是按照100公里去准备的,因为过完年我就开始忙着张罗TNF100的事情,几乎每天都要去赛道,所以跑量还是有保障的,不记得每天跑多少了,只记得那时每天吃饭都是用盆,女朋友每天都为我准备一大堆好吃的,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这饭量要是不跑步早变成肥猪了。那些日子还真没白吃,每天训练状态都很好,没有感觉累过,我觉得跟营养关系很大。跑20公里要吃回50公里的饭量,这样才能保证营养有富裕。

新西兰TARAWERA100:与热带风暴亲密接触(图2)
 
  奥克兰3个月没有下一滴雨,居然等到我们比赛临近来了热带风暴。
 
  我和邢姐比赛时就站在拱门后面1米左右,已经很靠前了,可是出发时还是被挤在最后面了,出发后就没再看到邢姐,国内比赛都是邢姐冲在我前面的。每次比赛都是我和邢姐一起比赛,邢姐很要强,从来不担心她会退赛,由于后来比赛中下很大的雨,唯一担心热带风暴会把树刮倒很危险。说起热带风暴还真有点儿传奇色彩,奥克兰3个月没有下一滴雨,居然等到我们比赛临近来了热带风暴。比赛前一天当我们收拾完存衣包准备去寄存时被告知赛事有变动,因为比赛路线大部分都是在原始森林里,很多树都是直径1米以上,万一刮倒会砸到运动员,所以组委会把100公里改为了70公里,之前做的功课全都白费,因为比赛路线和补给点都有改动。不知道路线反倒更有意思,本来越野跑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未知的路线。这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选手跟跑,这个人一定尽可能高,万一大风把树刮倒了有人帮我挡一把,这样安全系数更高。
 
  比赛进行到50公里跑到一个湖边时,热带风暴就来光顾了,湖边,森林和大雨,就像是在画中奔跑,如果这里拍出的照片不仔细看,感觉好像自己是被PS上去的,跑在原始森林,踩在松针上,脚底下发出沙沙的声音,这种感觉太美妙了。不过好景不长,经过一个15公里的赛段,去程以下降为主,到达折返点灌满水就出发,离开补给站还不到5公里就把水喝光了,由于爬升太消耗水,后来渴的嗓子直冒烟儿,几乎要中暑了,只好厚着脸皮问对面跑过来的运动员借水喝,大部分运动员都是背的水袋包,只能停下来含着吸管喝水,记得一路上吸了不下于6个人的流动补给。
 
  再后来遇到了本次比赛的赛道总监,他骑着山地车在赛道巡视,他看到我的水壶是空的,就给我加满了水,骑车离去,这一壶水让我安全到达了下一个补给站,感觉这一段赛程无比的漫长!

新西兰TARAWERA100:与热带风暴亲密接触(图3)
 
  感觉这一段赛程无比的漫长!
 
  比赛终点设置在一个小湖边,热带风暴越来越猛烈,由于风雨交加,我到终点时都已经接近失温,不过看到在终点的雨中等我回来的女朋友之后感觉瞬间温暖了许多,终点的拥抱和香吻让我忘记了疲惫,瞬间满血复活了。

新西兰TARAWERA100:与热带风暴亲密接触(图4)
 
  终点的雨虽然很大,但是观众的热情依旧不减。
 
  终点的雨虽然很大,但是观众的热情依旧不减,终点刀旗和拱门几乎都要被风吹走了。早点回来的待遇就是可以享受啤酒加薯片,坐在温暖的帐篷里避雨,选一个最佳的位置可以看到每位运动员回来。这时雨越下越大,风也更加凶猛,有点儿担心邢姐的安全,每隔5分钟就去直播车查询一下邢姐的位置,当我听到掌声最激烈的时候就猜到是邢姐回来了,邢姐终点的冲刺速度每次都能迎来最热烈的掌声。
 
  回到酒店后一眼就盯上了酒店的游泳池,打着伞在冰冷的水里泡了十几分钟,我们计划着比赛后第二天要去赛道再跑个30公里,凑个完整100公里。第二天雨一直没停,不过我们也没闲着,被我们酒店旁边的一棵高大的植物(板栗树)吸引住了,每次出门吃饭时都惦记着这棵树。很大一颗板栗树,落了一地的板栗没人捡,自从盯上这棵树,邢姐再也不寂寞了,第二天晚上雨终于停了,我们戴上头灯开始了捡板栗计划,头灯比赛时没有尽情发挥,终于在这时派上用场了。摘板栗可谓是这次新西兰比赛的最大乐趣,虽然罗村100结束了,但是没跑够100公里,还是不甘心,明年罗村100继续。
    {eyou:pagebreak/}
相关热词: 露营之家 露营
特别声明: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,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和完整性。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